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魅力晶都 > 东海名人
宋耀南
浏览次数: 作者: 信息来源: 更新时间:2013-07-02

 

宋耀南,名光璧,男,江苏省新沂市高流镇耀南村(原沭阳县三区礼义乡磐石庄)人。 1913 年生于一个小地主家庭。 7 岁进本村私塾读书, 10 岁时考进阴平小学。 16 岁考入东海中学。 1932 年,东海中学毕业。
宋耀南 19 岁中学毕业,考入淮阴师范学校。此时,全国正掀起反对国民党反动派消极抗日的运动。在校内,他与一些进步同学组织学生游行示威,声援抗日军队,抵制日货。 1934 年,校方以“掀动学潮,有碍政局”为由,开除了宋耀南的学籍。
宋耀南回到家乡后,爱国的热情分毫不减,继续开展抗日救亡活动。 1935 年,受高流小学校长袁侠民的邀请,宋耀南到高流小学任教。宋耀南深感在年龄较大的孩子中灌输抗战思想,是关系民族存亡的大事。他不顾国民党沭阳县当局的禁令,自己办起了高小五年级班。在教学中,他向学生宣讲中华民族面临生死存亡的现状和前途,还给学生讲岳飞、文天祥、史可法等民族英雄的故事,教育学生向这些民族英雄学习,学好本领,报效祖国,为驱逐日本侵略者,解放全中国而奋斗。
1938 年秋,宋耀南带领宋光舟、宋光华等 20 余名志同道合的青年,从家乡出发,北上山东找党。到了鲁南,党组织决定,他们中的一部分人参加八路军。宋耀南和另一部分人到抗日青年救国团训练班学习。不久,因形势发展的需要,宋耀南服从组织决定回到家乡,进一步发动群众,开展抗日救国斗争。
1939 4 月,宋耀南在家乡,由章维仁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 5 月,他积极响应党的号召,热情动员青年参加八路军。他率领家乡 10 多名青年,携带轻机枪 1 挺,驳壳枪和步枪若干支,参加了八路军陇海南进支队第三团第四营。八九月间,宋耀南接受新的任务,与上级党组织派来的钱天素同志一道,回沭西家乡建立中共沭阳三区抗日武装——青救大队。宋耀南兼任该大队负责人。为了扩大武装力量,他还发动全区爱国人士,有钱出钱,有枪出枪,开展“支援抗日保家乡”活动。他带头把自己家的枪拿出来,动员亲戚、本家族把枪交给抗日武装。经过努力,青救大队很快就由十几人,十多条枪,发展到七八十人,几十条枪。时隔不久,国民党县大队派人去高流,以协助催田赋为名,勾结高流一带土匪抢劫。宋耀南得知后,带领青救大队在高流街周围鸣枪警告。这帮乌合之众以为宋耀南要缴他们的械,吓得乱躲乱窜,逃回沭阳城去了。
1939 年底,上级决定青救大队与东海县云台大队、宿北青救大队合并为云台大队,宋耀南任大队政治处主任。 1940 年春,上级又将云台大队改编为八路军陇海南进支队第九大队。
不久,宋耀南又重返家乡,组建新的人民武装。数月后,沭阳三区新的青救大队又成立了,他任该大队教导员。当时日本侵略军扫荡频繁,到处杀人放火、抢掠财物,宋耀南家也被日伪军烧为灰烬。他把家庭困难置之度外,挺起腰杆,带领战士挖野菜、拾野果充饥,继续坚持武装斗争。这支队伍在斗争中不断发展壮大,由最初的几个人发展到 100 多人。不久,这支队伍上升改编为沭河大队。
1940 年底,根据上级指示,要从经济上封锁敌人。为防止地主豪绅、奸商向敌占区运送粮食等物资,宋耀南率领部队,在交通要道日夜放哨,巡逻堵截,不管什么人,有违令者,东西一律没收归公。一次,有位奸商东西被没收,到处找人说情,先后把宋耀南的舅父和母亲请来说情。宋耀南一面向舅父、母亲解释党的政策,一面当着这个奸商的面,对天鸣枪警告。吓得这个家伙掉头就跑,再不敢罗嗦了。
1941 10 月,宋耀南调东海县任县政府和县委秘书,兼任东海大队教导员。 1942 年被任命为淮海军分区三支队七团团长。这一年,侵华日军在伪军的配合下,对我抗日民主根据地发动空前规模的大扫荡。 7 月间,日伪军集合三千余人,气势汹汹从陇海铁路东段的徐海线向南至沭阳城,进行大规模梳篦式的扫荡,并构筑了房山、桑墟、万匹等大小不等的数十个据点。一时,日伪军和地方反动武装气焰嚣张。这时,宋耀南接上级命令,以运动战配合游击战对敌展开反扫荡斗争。在反扫荡的日日夜夜里,他率全团指战员,在各个地方武装配合下,与敌伪军巧妙地周旋,进行无数次大小战斗。在历次战斗中,他总是身先士卒,勇敢顽强地打击敌人,粉碎了日伪军的多次扫荡。
1943 7 月,部队奉命围攻日伪军盘踞的桑墟据点。桑墟据点为苏鲁交通线上的要塞,据点守敌是一伙土匪武装。据点四角各筑一个碉堡,四周建有高大的土墙圩。厚厚的土圩墙外有一道 3 米宽、 4 米深的壕沟,沟里有水;沟外有用树枝围起的栅栏,最外面是一道铁丝网。四周碉堡之间有暗道相通,其间还有暗堡、夹墙。南北各有圩门一道,上有门楼,各派重兵防守。据点周围一二百米内,是一马平川的开阔地,易守难攻。
宋耀南率七团担任主攻,在兄弟部队和地方部队的密切配合下, 7 12 日晚,攻打桑墟据点的战斗打响了。我七团战士遭到第三大队头目“张三中”(张兴中、张胜中、张汉中三兄弟)的炮火阻击。宋团长多次组织冲锋,均遭敌密集的火力阻击,牺牲很大。宋耀南集思广益,决定改用“土坦克”攻击。在大桌上铺上几层湿棉胎,由几个战士顶着,后面紧跟着几个身背手榴弹的战士,一齐向据点冲锋。因敌有大炮和轻重机枪,我军缺乏炮火掩护,仍然冲不上去。
在淮海军分区副司令员兼三支队支队长覃健指挥下,部队将正面进攻,改为围而不攻和围点打援,但仍不奏效。据点被我军围困数日后,敌从海州、新浦、沭阳等地调来数千名日军和伪军前来增援。敌以数倍于我之兵力,在桑墟周围几十里地,实行疯狂扫荡。此时,我军采取敌进我退、暂避锋芒的战略。待援敌退回后,我军又将据点重重包围起来。
尽管战斗屡遭挫折,然而,宋耀南依然镇定、沉着。他和覃副司令员一起商量破敌之策。最后集中集体智慧,提出了一个新的策略——“臭狗阵”。宋团长立即委派专人,四乡动员群众打狗,将死狗扔到据点四周,任其腐烂发臭。在“臭狗阵”实施第一阶段,我军胜利在望的时候,宋耀南在前线指挥作战,不幸身中从暗堡中射出的子弹,负了重伤。宋耀南躺在床上,伤痛难忍,仍心系战斗,时常询问战况。剧痛稍缓,他就给前线带话,鼓舞斗志。他还给战友写信,满怀信心地表示:“待伤愈后继续参加战斗!”鼓励全体指战员:“努力奋斗,胜利后见面!”
上千条死狗一批一批送来,扔到敌人据点的濠沟和水井里。一时间,蝇蛆满地,整个据点弥漫在浓烈的臭气之中。敌人的井水里、锅台上、床铺上,到处是蝇蛆。敌人关起门窗,在热臭中煎熬,许多人生病。时隔不久,敌人终于忍不住了,趁夜丢弃据点,逃走了。
宋耀南因伤势过重,经月余救治无效,光荣牺牲,时年 30 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