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魅力晶都 > 东海名人
孙秉涛
浏览次数: 作者: 信息来源: 更新时间:2013-07-02

 

孙秉涛,男,又名孙希平,号鲁轩。 1908 年出生于东海县牛山乡贯庄村。其父孙永凡系清末秀才。孙秉涛从小就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先在本村私塾就读一年后,入石榴树初等小学读书。 1919 年考入海州东海县第一高等小学, 1921 年考入板浦江苏省第八师范学校。 1926 年,孙秉涛师范毕业。 1927 年初,受聘于海州洪门私立小学任教。 1927 年底,又到白塔埠小学任教。
这时,孙秉涛追求进步思想的要求更加强烈。他想方设法寻找和阅读革命书刊,深深为革命真理和中国共产党的纲领及主张所打动。看到国民党腐败统治给广大人民带来的苦难,孙秉涛痛恨不已,暗暗下决心,要为改变不平等的社会而奋斗。 1928 年春,孙秉涛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28 年,中共白塔埠支部建立,孙秉涛任支部书记。他以教书为掩护,以白塔埠小学为立足点,积极发展共产党员,开展革命活动。在孙秉涛的组织领导下,支部很快发展到 20 多名党员,革命活动开展得有声有色。他自编、自刻、自印宣传反帝反封建和介绍中国共产党革命思想的小报、标语、传单,利用白塔埠逢集时广为散发、张贴。他还带领党员组织群众,多次与欺压百姓、横行乡里的恶霸地主作坚决的斗争。 1928 年冬,为了扩大革命影响,他组织和领导了全县小学教职员的索薪斗争。在教育局任职堂兄孙挹清的配合下,孙秉涛串联全县各小学,组织教职工联合会,与国民党县政府进行斗争,揭露国民党政府官员侵吞教育经费、贪污腐化、挥霍享乐的无耻行为。经过针锋相对的顽强抗争,迫使国民党政府东海县教育局同意立即发放所欠教职工的薪金。教职工联合会索取欠薪的斗争取得胜利。
1929 年春,孙秉涛任中共白塔埠区委书记。此时,国民党县政府不断加重对老百姓的盘剥,苛捐杂税多如牛毛,百姓怨声载道。国民党钱粮差飞扬跋扈,进村上门,逼粮逼钱,引起群众的极大义愤。孙秉涛因势利导,组织了抗捐抗税斗争。麦收前,他领导郇圩支部发动农协委员,抗捐抗税,赶走了县钱粮差。郇圩附近的穷苦百姓得以免交钱粮。
孙秉涛在白塔埠附近组织的革命活动和斗争日益广泛和深入。对此,国民党反动政府视之为眼中钉,肉中刺。 1929 6 13 日,国民党东海县反动军警包围白塔埠,捕去冯菊芬父女等人后,孙秉涛和部分党的骨干转移到贯庄村。紧接着,敌人又追捕到贯庄村。孙秉涛被迫来到中共江苏省委所在地上海。不久,江苏省委派孙秉涛前往徐州,任中共徐州特委委员、特委联络员。
1932 年春节前夕,中共海州特委酝酿在贯庄村举行农民暴动,组建中国工农红军游击队。孙秉涛携带徐海埠特委的指示来到贯庄,和东海县委领导集中在贯庄召开会议,布置发动群众,酝酿“二·二六”贯庄暴动。由于敌强我弱、缺乏武装、准备仓促,贯庄暴动遭敌镇压而失败。但是,贯庄暴动显示了党领导革命群众反抗黑暗统治的感召力,唤起了广大民众的政治觉悟,扩大了党的影响。暴动失败后,反动军警包围了大贯庄,放火烧毁了孙秉涛及其弟兄几家的所有房屋。孙秉涛兄弟几家男女老少全部避难他乡。他的妻子,携 6 岁女儿,怀抱周岁儿子,连夜逃出躲避。在逃难途中,孙秉涛的幼儿,因受惊吓而不幸夭折。
面对敌人的白色恐怖,孙秉涛丝毫没有动摇其投身革命的决心。为了便于开展工作,孙秉涛化名“孙达之”。
1932 8 月,孙秉涛调往安徽省宿县任中共宿县中心县委书记兼烈山煤矿特支书记。这一时期,宿县党组织领导的古饶“抗烟捐”暴动失利,中心宿县县委书记任训常牺牲,宿县党组织活动陷于瘫痪。面对困难和险境,孙秉涛毫不畏惧,接到任务后,立即开展工作。他以卖香油为掩护,走乡串户,开展活动,发动群众,联络同志,很快恢复了县委组织。他对烈山煤矿特支进行了整顿,积极宣传革命思想,传播党的声音,鼓舞工人坚持斗争的斗志,坚定革命必胜的信念。他在工人中组织和发展了 30 余名党员,使党的力量迅速恢复和壮大起来。他又组织建立秘密工会,发动和组织工人群众,不断同敌人作斗争。斗争从矿上迅速扩大到周围乡村,以工运支持农运,取得了一次又一次胜利。
1933 年初,烈山煤矿当局借口各地暴动罢工,煤炭滞销,拖欠工人数月工资不发。孙秉涛组织情绪激愤的工人与煤矿当局进行斗争。工人们团结一心,众志成城,最终使煤矿当局答应了工人要求,发放拖欠工资,斗争取得了胜利。在斗争胜利的推动下,孙秉涛深入矿山周围农村开展工作,发展党员,组织农民开展抗捐抗税斗争,又很快发展了 20 余名党员,使矿山周围乡村的党组织迅速恢复,为宿县全县党组织的恢复和巩固打下了基础。 1933 9 月,正当革命形势日趋高涨时,由于叛徒出卖,孙秉涛不幸被捕,被敌人关押在徐州监狱。
敌人竭力想从孙秉涛口中得到党的组织情况。先是让他的入党介绍人、叛徒张鉴堂当说客。张鉴堂厚颜无耻地对孙秉涛大谈同乡、同学、亲戚之谊,劝其“悔过自首”。张鉴堂话未说完,孙秉涛高声断喝:“你废话少说,我生为党人,死为党鬼。宁愿断头流血,决不做敌人鹰犬!” 张鉴堂碰壁后,灰溜溜地走了。敌人还不死心,又派一个女叛徒对他劝降,意欲动摇其心。女叛徒三句话未说完,孙秉涛怒不可遏,拿起桌上的砚台砸了过去,女叛徒狼狈逃窜。敌人十分恼怒,将孙秉涛捆绑起来,系上几十斤重的铁镣,用尽酷刑拷打,但他坚如磐石,宁死不屈,始终不向敌人低头。
1933 10 月,恼羞成怒的敌人将孙秉涛带至徐州故黄河滩上将其杀害。孙秉涛壮烈牺牲时,年仅 25 岁。